只好再向外撤离

只好再向外撤离

在村子里走了一圈,董俊丽彻底打消了过几天就能搬回村里的想法。她和丈夫范德森细数起了眼前的难处。房子住不了要钱也没有,也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水这么深往哪走啊。租房子还没钱。就得靠在安置点,吃喝他们供着。在那呆着比回来能强点,你回到家一无所有。

面对越来越冷的天气,董俊丽很后悔没有多带出一些过冬的衣服和被褥。他们一家六口人才才拿出来这么一个毯子和被子。

一、整个村子浸泡在水中,村民家当付诸东流

付延成说,抚远县是国家级贫困县,2012年全年公共财政收入只有1.89亿元,今年的大水灾,给抚远县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到了36亿元,这让抚远经济元气大伤。所以现在特别希望社会能够关注洪灾,并解决受灾群众的实际困难。

董俊丽说,她已经来到这里一个多月了,每天她都是在焦虑度过。今年家里的庄稼都被大水淹得颗粒无收,春天种地的时候贷了一笔8万元的贷款,如何归还这些钱?成了她每天思考的问题。

今年8月底,受上游同江段堤坝决口影响,抚远出现了洪水围城的危急局面,这个我国最东边的县几乎成了孤岛,江水持续倒灌淹没了多个村镇,100多万亩农田被淹,如今一个月过去了,抚远的情况究竟如何呢?《经济半小时》记者赶赴抚远进行了调查。

刘怀金告诉记者,他家一共有四口人,靠妻子的工资和他打鱼维持生活。因为要供两个孩子读大学,所以他家这些年都过着并不富裕的生活。由于当时撤退的时候太着急,自己家值钱的物品一点也没拿出来。现在他家的全部家当都泡在这大水里,不算房子,直接的经济损失就有四五万元。刘怀金是穿着凉鞋匆忙出村的,看着自家泡在水里的房子,刘怀金不敢想以后的生活。

8月23日,黑龙江同抚大堤八岔段出现溃堤,滔滔洪水向下游抚远境内蔓延,仅仅8个小时,洪水吞噬同江和抚远交界的黑鱼泡村,漫天洪水吞噬了沿岸的村路、房屋和农田。没来得及逃跑的鸡和狗等动物也仓惶地爬上了房顶。

安置点的群众告诉记者,住在这里吃的喝的暂时不用犯愁,饭菜有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做好了,统一送过来,到开饭的时候拿着饭票按时去打就行了。饭能吃饱,菜也有点肉里头。

根据记者在抚远气象局了解到的情况,9月16号抚远夜间的最低气温,已经达到7-8度左右,这就意味着在室外已经不能居住。而再过20天,抚远将迎来零度以下的天气,冰雪马上就会到来,一些户外工作将全面停滞。如何安排这些灾民度过第一个冬天,成为当务之急。根据抚远县民政局的初步统计,今年需要安置的受灾户约有1600家。民政局局长王鹏告诉记者,抚远县积极鼓励广大受灾群众投亲靠友,还打算采取集中安置的办法让受灾群众越冬。抚远县县长付延成也告诉记者,抚远县正在积极争取,打算用一个月时间,在封冻之前抢建一个300多户的新村。但因为严冬将至,面临工期的压力。

9月13日,离开家整整一个月的董俊丽和邻居回到生德库村头的大坝上,还没看到自己家的房子,她就在大坝上哭了一场。没成想一场大水能冲成这样。

邻居家土坯房被破坏得更为严重,全都浸泡在水中,一部分已经坍塌,就连电视机也被大水冲到了房顶上。村民哭诉:半辈子攒这点玩意,都没了。

二、寒冬马上到来 生活依然没有着落

黑龙江省抚远县抓吉镇赫哲新村党支部书记李少东:“这一场洪水就都淹了。这个红线楼的主体工程已经全部完事了,就是上上玻璃,里头装修就可以进去住了。怎么说,老百姓辛辛苦苦的一辈子攒那个家底相当不容易,一场洪水几乎就全没了。”

抚远县县长付延成:“这次8月份以来的洪水,我们是受两江的洪水影响。黑龙江的水因为同江是坝卡的决口,使得我们淹没了大量的农田和村镇;同时乌苏里江因为水倒灌回流也又淹没了我们几个乡镇。抚远在这次整体的受灾已经达到了33000人。”

看到抚远现在许多地方都依然被洪水泡着,这让我们不得不担心即将到来的寒冬,当地的受灾群众该如何度过?再过一个月,当地温度将达到零度以下,洪水无法消退,这些村民的家园将被埋在冰雪之下。更主要的是,今年的收成已经损失惨重,而明年春天时,农田依然还是被水淹没,这让春耕变得豪无可能,明年的收成也没有着落。我们的记者也跟着村民董俊丽回到了她被洪水淹没的家。

付延成:“我们现在的困难,一个就是百姓的安居,解决家的问题,再一个就是生产的恢复问题,减灾这块我们也全面开始启动,但是我们的力量是有限的,财力也有限,我们尽我们富源县的社会力量来去努力去做,但是应该说还是杯水车薪。”

董俊丽:“还欠了一身债务,你说你怎么活,来年都说种地,怎么种吧,贷款本身贷款你没还上,再去贷款不可能给你贷了,还能再给你贷吗?那些你都没还上,你上个人那借去,都淹这样了,今年收入都不好,在谁那能有钱借?不知道怎么生活,下一步不知道咋整。”

记者乘坐渔民打鱼的机动船进入赫哲民族村,这个村的房子还全都浸泡在水中,这是抓吉镇卫生院,记者目测这个院子里的积水至少有2米深。村子中一些房屋门窗被大水冲坏,摩托车电视机等生活用品漂在水中。

9月16日,记者来到了抚远县乌苏镇的赫哲新村,赫哲新村位于乌苏里江沿岸,是全国最大的赫哲族聚居村。这里的村民告诉记者,虽然从9月4日开始,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水位都在全面回落,但这个村很多房屋依然泡在水里,村子里的水还有2到3米深,进出村子还是需要乘坐机动船。赫哲新村党支部书记李少东告诉记者,当时这个水来的非常急,最高水位的时候,窗户就剩20公分左右了。

洪水袭击了整个抚远境内,交通一度中断,除了火车勉强通车外,通往同江的同抚公路也被洪水重毁,另个一条连接外界的公路也几度中断,低洼的地方过水达三米深,几经抢修才勉强修通。由于乌苏里江水倒灌,全国小城镇试点乌苏镇被漫堤的江水吞没,全镇浸泡在水中,很多房屋只剩下屋顶。8月即将完工的乌苏镇引以自豪的旅游产业项目百锅宴也未能幸免,很多标志性建筑及上百口大锅被吞没,即将完工的吉荣苑小区洪水已经上到二楼阳台。

直到9月4号,肆虐了一个多月的洪魔才开始慢慢回撤,抚远6262.48平方公里的土地到底伤痕累累,到处千疮百孔,令人触目惊心。从溃坝到记者来到时也已20多天,虽然水位持续下降,但屋子里仍然进不去人,人们只能望房兴叹。在这次洪灾中,抚远全县9个乡镇,3个农牧渔场全部受灾,61个村屯被洪水淹没,受灾人口达3.3万余人。因灾转移群众5652户,1.75万人,倒损房屋12837间。农田被淹123万亩,包括蔬菜大棚损毁、灌溉设施、堤防等等,目前初步统计,直接损失近36亿元。

东北地区是我国的重要粮仓,几十年来为我国的粮食安全战略做出了重大贡献,也正是因为这个定位,使得东北地区的许多县市经济都不发达,财政都非常困难。如今遭遇了这场百年不遇的大洪灾,农田被淹,房屋被毁,数百万群众受灾,面对即将到来的寒冬,再加上今年和明年的收成都很难有指望,我们该如何帮助这些财政穷困的重灾区度过困境呢?我们希望相关部委应该立即着手安排救助资金和物品对灾区进行帮扶,我们也希望兄弟省市像当初关心汶川地震那样积极支援帮助东北灾区度过困境,我们还希望受灾地区的政府能拿出当初抗洪时的坚韧、勇敢和智慧,切实帮助当地群众解决好生活生产难题,同时在重建家园时充分考虑国家对农村发展的新战略、新政策、新产业,进行科学规划、合理布局,让灾区群众能够有一个可以憧憬的美好未来。

从董俊丽家破碎的窗户望进去,她家的房子的顶棚已经脱落,家具煤气罐和电视机也漂在了屋子里。儿子那屋家具被子都在床上放着,全都没了。

这座刚刚空出来的学校是抚远县最大的灾民安置点,设施还算齐全,楼梯口摆放着热水器,有的屋子里还有电视机。这里最多住过上千人。生德库村村民董俊丽告诉记者,8月中旬从他们从村子里撤出来之后,他们一家六口人来到居民安置点,现在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前几天,大儿子一家带着孙子住进了亲属家。现在她和丈夫、儿子3个人住在灾民安置点。说起以后的日子,董俊丽就十分犯愁。

想起自己辛苦了大半辈子,建立起的家就泡在这大水中,她就会觉得委屈万分。大水虽然在一点点往下退,但村子里深的地方也有一两米深,进出村子都需要划船。她让丈夫找来了一条小船,她要去看看自己家的房子。结果父亲家的房子都已经坍塌不见了。

在整个赫哲新村,和刘怀金一样遭遇的家庭并不在少数。这家鱼馆是村民潘秀红家经营的,现在也泡在水里,锅碗瓢盆等都浸在水中,很多物品都被冲走了。

董俊丽告诉记者,漂浮在水上的这个草坯房的屋顶,是他父亲家的,现在已经倒塌了。董俊丽告诉记者,她家的这栋房子是1997年建成的,前些天水位最高的时候,已经漫过了房檐。现在水已经退了不少,但院子里的积水仍然有一米半深,屋里还是进不去人。

半小时观察:该如何帮助穷财政的重灾区?

作为一家之主,范德森考虑的是,如何度过这个漫长还冷的冬天。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水能早点撤下去,好回来收拾一下房子。范德森告诉记者,冬天马上就来了,这个房子即使没有倒塌,也已经住不了人。因为路也不通,啥都运不上来,吃水也吃不了,电也不行,里外不通就没法居住,一上冻的时候,船都走不了。

虽然当地的民政部门发放了棉被,但过冬的衣服依然没有着落。住在城里没有受灾的朋友给小孙子送过来一些过冬的衣服,董俊丽仔细地把这些衣服和鞋子收进了塑料袋。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2013年9月21日播出《洪水过后我的家-抚远的难题》,以下是节目实录:

记者了解到,这次洪灾抚远县全境有40%的农田被淹,受灾面积达123万亩。其中大部分被淹农田绝收,记者在浓桥镇和浓江乡等农业乡镇看到,大量农田浸泡在水中,一些稻田中仍然要划船才能通过。由于长时间被洪水浸泡,已经结穗的玉米,像煮熟了一样,用手轻轻一捻就会碎掉,发出很浓的腐烂味道。被水泡过的稻穗也开始变黑。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农田由于被洪水浸泡时间过长,现在已经开始霉烂,一粒粮食都收不回来。

董俊丽:“没招了这日子怎么过,不知道咋过了回去这跟重新过日子差啥啊,这就重新过一遍,过这一辈子真的啥都没了,溜光一场大水。在哪也不容易,现在已经走到这步咋整?现在咱说死都死不起,真死不起,昨天我还说,活着真不如死了得了,他们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就是活着往下你怎么生活不知道。”

潘秀红告诉记者,这个鱼馆是一家六口的收入来源。自己家有两个上学的孩子,一个老人,都是靠这个餐馆赚钱养活,因为今年发大水,七八月份游客来的就少了,餐馆的收入本来就少得可怜,但现在餐馆又被大水冲的七零八落。在潘秀红家鱼馆的隔壁,是郭成群开的一个小商店。村里的水稍微撤了一点,郭成群就开着船回到商店看一看。结果发现商店里的东西全在水里漂着呢,怎么也有二十多万

三、财政贫困地区救灾难度加大 亟待社会援助

潘秀红:“结婚这一年这些年置的东西全都在这儿,当时走的时候还是穿个拖鞋走的,穿个短袖衫走的。现在啥也没有了。自己回来心里太不是滋味了。”

洪水不仅摧毁了当地村民的房屋、家园,也摧毁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的未来究竟该怎么办呢?当地有能力帮助这些灾民顺利过冬吗?

这个村的渔民刘怀金告诉记者,水最高的时候都到屋檐了。他们是在8月16号开始转移,先是转移到村后较高的楼房里,但后来发现水势太大,只好再向外撤离。

范德森说,他现在是真正的无家可归。这个冬天在哪过还不知道。他家今年种的200多亩地也全部被水淹没绝产,至于来年春天地怎么种?贷款怎么还?他心里一点谱也没有。现在也只能先顾眼下。就是维持度命,想办法打工,再重新往起来爬,家里是溜光了,啥都没有。

范德森告诉记者,生德库村是抚远县最大的自然村,这里住着400多户人家,两千多口人。村子有一半是泥草房,现在大部分泥草房都已经被水泡到了。记者在村中看到,不仅仅是泥草房,就连很多砖瓦房也别洪水冲得东倒西歪,很多房子里的物品被洪水洗劫一空。

村民们现在想起来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的洪水还是不寒而栗。今年入秋以来,受持续降雨影响,黑龙江发生1984年以来最大洪水,松花江流域发生1998年以来最大流域性洪水,松花江和黑龙江在同江市汇流后,滚滚洪流向下涌向抚远县境,抚远承受了有水文纪录以来从未有过的防洪压力。

抛开以后的烦恼不说,眼前困难也压得董俊丽喘不过气。眼看着天气一天天冷了,如何过冬成了燃眉之急。董俊丽说,当时8月份从村里出来的时候,天气炎热,还穿着短袖和凉鞋。现在每晚的气温都会降到10度以下,早晚开始也有些凉了。幸好救灾的志愿者给她找了一件棉衣服穿上了。

阅读次数:
 

上一篇:并不存在所谓秘而不宣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